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柯南之圣杯许愿的正确方式

大结局

  “对不起......”

  蛰伏在黑暗中的此世之恶蠢蠢欲动。

  但安室透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对不起,真世......”

  他还是舍不得。

  一滴一滴的眼泪落在邪见花的花朵上,安室透深深的吸了口气,将真世的手轻轻放回原来的位置。

  他站起身,抹掉眼角的泪,一步一步的朝着他来时的路走去。

  背离光明无疑是一件痛苦的事。

  但纵然前方暗棘丛生,他也想要他心爱的人能安全。

  背对着水晶棺的安室透没有看见,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刻,黑色的邪见花重新变为了无暇的白色。

  “为什么?”

  真世空灵中带着一丝不解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垂着头抹掉眼泪的安室透动作一顿,转过身。

  他抬起头,那双紫灰色的眼眸里清晰地倒映着坐起身的真世,她微怔的模样,里面写满了真世难以理解的情绪。

  那般深沉,又是那般的柔和温暖。

  真世平缓的心跳突然有些失控,剧烈的跳动了好几下,用力眨了眨湛蓝色的眼眸,开口问道:“就算你不对我动手,但是你依然可以选择直接对我许愿啊。”

  说着,真世举了举手中的金红色小圣杯,金红色的圣杯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将杯身笼罩。

  没错,这个圣杯的颜色竟然是金红色的。

  安室透笑了笑,那笑意里带着些洒脱的意味:

  “自古以来,人类前进的道路都由无数的先烈铺就。哪怕再艰难,人类也必须自强度过。”

  “与其杀了你去许愿一个未知可能性的不确定未来,我更想保护好你,挡在你身前,扫清路上一切敌人,将未来把握在自己手中。”

  说着,安室透将手放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那里面孕育着一种炙热的情感:“真世,我对你的心意,一直都不曾改变过啊。”

  “零。”

  真世轻唤一声,叫出了这个她许久都没有叫过的名字。

  “你要知道,我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般善良无辜的人。我也是个刽子手,手上也沾染了无数的鲜血。我身边注定充满了无数杀戮,从我降生的那一刻,便已经开始。这样的我...这样的我,你还想要保护我吗?”

  说到后面,真世的眼眶中已经包起了不同于湛蓝色瞳眸,那刺眼的血色眼泪。

  安室透松开攥的濡湿的手,深吸一口气。

  “你手上沾染人命哪又怎么样?我手上也不是没有无辜的人命......再说了,保护你,和希望保护你,是因为我自己的想法,因为我爱你。并不是因为觉得你善良的人才会生出怜惜想要保护。”

  说着,安室透的声音逐渐低沉,声音变得坚定:“这世界上有那么多善良和无辜的人,但是能有几个能保持最初的黑白分辨?”

  “靠一个本该肆无忌惮欢笑的少女的命来拯救世界,我做不到。”

  真世眼眶里的泪再也顶不住,一颗一颗落在了邪见花的花瓣上。

  白色的花瓣仿佛接触到了什么滚烫的存在,灵性地将自己的花瓣蜷起。

  璀璨的金色从花蕊慢慢朝外衍生,将整朵邪见花都染成了金色!

  见真世哭了,安室透有些慌神,连忙朝着真世走近想要安抚她,但是真世先一步摇了摇头,抬起泪眼朦胧的脸庞,冲着安室透绽开一抹无邪的笑容。

  那笑容中的干净与轻快,一如既往,都是安室透所熟悉的。

  “零。”

  真世笑着笑着,眼角又开始盛出了血色的泪。

  “你赢啦——”

  真世眼睛一弯,周围的世界忽的“轰隆”一声巨响,仿佛块块拼图,逐渐剥落!

  “轰——!”

  脚下的土地也崩裂,安室透一个没留神,就跟着一起坠入了无底的黑色深渊中。

  坠落的时候,安室透努力抬着头,想要去看真世的情况。

  只见深渊之上,身着白底金边的【天之衣】的少女浅紫色的长发随风荡起,那双漾着温柔的湛蓝色眸子一直望着下方坠落的人儿,从未移开视线......

  到底是哪个幸运儿成了胜利者?!

  所有人都朝着真世注视的地方看了过去,看见了,从虚空中逐渐显出身形的安室透!

  “怎么会是他?!”

  乌丸莲耶发出了掺杂着怨恨的不敢置信的声音。

  看到出现的人是安室透时,黑晴明和晴明都松了口气。

  松了口气的同时,晴明蔚蓝色的眸子深了深,借着狩衣宽大的袖袍,掐了个诀。

  眼神还有些茫然的安室透仿佛得到了什么讯息一般,瞳孔微缩,下意识的张了张口。

  众人以为安室透是要说出自己的愿望了。

  亲自来到现场的乌丸莲耶不甘心他精心谋算了两个世纪的结果就要这么打水漂了,于是,他开始朝安室透抛出了橄榄枝:“波本!许愿的内容按照我的来说,我可以不计较你之前的所有行为还能够解散组织!!”

  组织的存在本就是为了让他能够达成他最终的目标而建立。

  再说了没了这个组织,再建立一个就是。

  解散这一个,他还可以再创下一个!

  安室透看了过来。

  乌丸莲耶心头一喜,觉得有希望。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哪一方的人。但是你觉得你这么做真的就能够抑制住世界上的罪了吗?”

  “不,不会的。世界上的罪是永远抑制不完的!只要人类还存在,就一定会滋生罪恶!”

  “但只要我们以暴制暴!共同携手,就能够更加有效的抑制住这世上的罪恶!”

  安室透薄唇张了张,垂下脑袋,没有反驳乌丸莲耶的话,似乎是在考虑着要给乌丸莲耶作答复。

  下一秒,安室透抬起头,一字一句清晰的开口:

  “我许愿......”

  乌丸莲耶瞪直了眼,心里涌起不详的预感。

  “等等!我还没有说许愿的内容——”

  “我许愿,这个世界,再无圣杯战争!”

  安室透的声音与乌丸莲耶跳脚的声音同时响起。

  “波本,你!”

  “嘭!”

  沐浴过符水的金属子弹穿透眉心,血液绽放出鲜艳的花,记忆里的片段像走马灯一样迅速掠过乌丸莲耶的脑子。

  他回想着他生前的事迹,不甘地睁着眼,没了生息。

  一直等着这一刻的鬼灯臭着脸现身,飞快的对着乌丸莲耶的魂魄挥动狼牙棒,将灵魂锤出身体,然后锁链锁了起来!

  丑东西,等你两个世纪了,可算被我给逮到了吧!

  我会让你知道忽悠地狱人员,违背地狱法则的后果!

  鬼灯阴沉沉的想着,随后将视线,望向了上方,回归了圣杯本体,浑身散发着金光的真世身上。

  强烈的金光将这一天黑沉的天空也照亮,染成璀璨的金色。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被大放的金光刺的睁不开眼,不得已抬手挡起。

  晴明在金光中眯起眼,开启了灵视的眼眸里映着金色的光晕中,发色逐渐变回原来的淡紫色的少女。

  他对上少女缓缓睁开的湛蓝色瞳眸,嘴角轻轻扯开一抹弧度。

  太好了啊,真世......

  扫尾工作很艰难,不过封口工作很容易。

  在黑晴明和晴明的完美配合下,成功给所有人上了一层“术”。

  这个术在他们离开后,会自动生效,记得晴明他们让他们记得的,忘记掉不该记得的东西。

  恢复正常的真世被姑获鸟先一步接回阴阳寮了,等到真世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切就全部结束了。

  叮嘱了几句扫尾工作,晴明朝着站在原地望着真世离开的方向出神的安室透靠近,语气轻松:

  “恭喜你,降谷零,做出了唯一正确的选择。”

  老父亲晴明冲着安室透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安室透愣了一下,停滞的大脑重新开始转动,突然就理解到了晴明话里所携带的含义。

  杀了真世,只会是世界另一重浩劫的开始。

  安室透突然意识到了晴明送他进去的陷阱,顿时冷汗凛凛。

  如果他真的对真世动手了,那么不止是他走不出来,其他待在晴明麾下的式神们也会因为他们失去了另一个疼爱的小主人而陷入魔怔和疯狂。

  之前清姬在别墅狂化的模样,那可怕的破坏力还历历在目。

  一个式神都拥有如此大的破坏力了,那再来好几个呢?

  这么一想,安室透就突然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

  ......

  组织总基地的封锁线中,现在已经到了晚上的时间,只剩下值班在这边的警员看守着遗址。

  一声闷哼后,背对着门的警员被来自身后的力道给敲晕。一双手接住了倒下的警员,将他拖拽进走廊。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警员制服的人走了出来,胸前佩戴的警员证正是刚刚那名警员的。

  他一边打着手电,一边朝垮塌的地下层走。

  路过曾经关押真世的实验室,来到了另一间充满了试管的房间。

  但他没有在一堆试管里翻找,而是直接走向角落,在墙角按了按,一个暗门就开启,露出了墙壁夹层里的一个特制培养皿装着的试验管。

  里面装着一管暗红色的液体,密度如血一样浓。

  “太好了,有了这个东西,我就能完成不老药了。”他眼底浮现起名为野心的光。

  正要将试管揣进衣兜的时候,他突然闷哼一声。

  低下头,看到了悄无声息刺进自己心脏的曲形匕首,上面还镶嵌着名贵的紫色宝石。

  “什,什么...”他抚着自己剧痛的心脏,侧身靠在墙上,顺着滑落在地,看到了那个一身绛紫旗袍的妩媚身影。

  “为,为什么....”

  “斩草除根好习惯噢~”出现在房间里的清姬居高临下的看着地面狼狈不堪的朗姆,眼神轻蔑。

  “为,为什么?!”朗姆伸出手抓住清姬的裙角,“只要给我寿命,我,我其他的部下们就能...”

  清姬眯了眯眼睛,下一刻,一条条黑色的蛇凭空出现,攀上了朗姆的手腕。

  “啊——!”

  凄惨的叫声从朗姆口中发出,清姬看着这个人类惨烈的模样,哼了哼。

  “我可不会再犯错。”

  所有可能会危害到真世大人的人,她都不会放过!

  清姬弯下腰,猛地拔出了他心脏的匕首,看着上面的血迹,嫌弃地蹙了蹙眉,紫色的光团从手心溢出,将金贵的匕首一寸寸溶解。

  “真是可惜了这么精致的匕首沾上了你这种人的血液。要知道这可是风莹送我的礼物~”

  “嘛,算了,这样一来,所有的就结束了。”

  朗姆吃力的眨了一下眼,清姬就那么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而他的胸膛,也最终停止了起伏。

  ......

  一大早,毛利兰就拉着铃木园子,还有柯南一起坐上了出租,目的地,是一町目的庙会。

  下了车,毛利兰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的寒梅清香,喟叹一声:“真好啊,真世的幸运石店又重新开业了。听真世说上架了新品样式,好期待呀,待会儿逛庙会的时候,可要好好问问真世是什么样的,是吧柯南?”

  一脸心不在焉的柯南听到毛利兰的声音,忙不迭的“啊”了一声,其实心里还是很纳闷。

  按理说组织覆灭了,在恢复他身体的解药也进展到了最后的尾期,他应该高兴才是,可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好像忘了点什么呢?

  “就是就是,啊!真世!”铃木园子刚准备附和两声,就眼尖的看到了前面那棵系着红绸带的,那对挽着手,站在盛开的正繁的梅花树下的一男一女。

  “园子!这里!”

  少女弯起湛蓝的眼眸,与身边皮肤颜色微深的帅气男子相视一笑:“我就说他们来的时间是8:45分,安室,你输啦!”

  “我可才跟着学术法不久呢真世。”安室透无奈地说道。

  “我不管!反正你输啦,今天回去说好的,要背着我回去噢!”真世嘟了嘟嘴,哼哼道。

  “好。到时候,我背着你回去。”安室透宠溺的看着真世,扣紧了与她交握的手。

  一行人开始走向庙会的中心,只余几句絮语,逐渐被风吹散。

  “说起来你卸掉‘零’的位置调到哥哥麾下好么?这样你就是闲职啦!”

  “没关系。反正组织也不在了,我可以利用这个闲暇的时间,一边陪你,一边学阴阳术,争取早日追上你的脚步。”

  “哼哼!你追不上的。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你的时间,还很长~”

  ......

  ——全文完——

  甜甜的番外到时候会放在群里作为免费福利~小可爱们可以把想看的发在群里艾特墨鲤呀~

  感谢一直追到这里的小可爱们!

  最后的尾声揭秘一波:真世也许了愿让透子留在她身边,跟晴明一样,一直陪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